当前位置:主页 > 视觉

多视角审视三国时期思想与文学

发布时间:2018-02-03 16:08 点击次数:

内容摘要:中国社会科学报南京8月 30日电(记者吴楠)8月 27—28日,“三国志曼陀罗:三国时代的思想、学术与文学”国际学术工作坊在南京举行。来自中、日、韩三国的30余位学者围绕“建安风骨”、《论语》海外传播、汉末三国石刻、汉魏六朝赋体、三国六朝考古等议题,从文本阐释、文明传播、思想流变、考古发掘和经学研究等不同的角度重新审视三国时期的思想、学术与文学。在思想学术上,有荆州刘表倡导的经学,曹魏的王肃经学、古文经学、正始玄学,东吴的虞氏易学、韦昭的史学,蜀汉谯周的史学等,道教与佛教也于此际蜕变成长,而“三曹”与“建安七子”更是创造了中国文学史上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

关键词:汉末;文学;经学;学术;木简;论语;传播;石刻;考古发掘;日本京都大学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报南京8月30日电(记者吴楠)8月27—28日,“三国志曼陀罗:三国时代的思想、学术与文学”国际学术工作坊在南京举行。来自中、日、韩三国的30余位学者围绕“建安风骨”、《论语》海外传播、汉末三国石刻、汉魏六朝赋体、三国六朝考古等议题,从文本阐释、文明传播、思想流变、考古发掘和经学研究等不同的角度重新审视三国时期的思想、学术与文学。

  与会学者表示,三国时期出现了很多新的政治与文化生机。在政治上,有曹魏的选举与屯田等新的制度实践;在思想学术上,有荆州刘表倡导的经学,曹魏的王肃经学、古文经学、正始玄学,东吴的虞氏易学、韦昭的史学,蜀汉谯周的史学等,道教与佛教也于此际蜕变成长,而“三曹”与“建安七子”更是创造了中国文学史上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刘跃进表示,建安文学的价值在于它让世人看到,文学的生命和价值就存在于与广大读者的共鸣中。而要唤醒这种共鸣,就要求作者必须抒发真实的情感,表达善良的愿望,给读者展现美好的希望。只求在高雅中自娱自乐,或是媚俗到没有是非标准,都背离了文学的本意。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程章灿通过对汉末三国石刻的研究,揭示了汉末三国的形象,以及与此相关的种种志异故事。“汉末三国往矣,残存的石刻碑志乃至其拓本,仍然作为一种具体而可以感知的汉末三国之物,在我们眼前展示了汉末三国形象,也以其相关的种种志异故事,时时激发我们的想象。”他说。

  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冨谷至利用木简等文献史料考察了《论语》从1世纪到7世纪在朝鲜、日本的传播。他认为,由唐朝传入日本的书籍是以抄本形式流传下来的,而7世纪前由朝鲜传入日本的《论语》则是书于大型木简上,具有视觉木简的性质。

  会议由南京大学中国文学与东亚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南京大学域外汉籍研究所,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等联合主办。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